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舒夏顾星涎)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舒夏顾星涎)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2019-09-11 19:58:57男女短篇

搞笑穿越小说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穿成所谓的废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遇上一个邪魅腹黑男主,一但碰上就跟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掉。本站AAP可免费在线阅读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最新章节列表。

舒夏顾星涎是哪本小说的主角呢?小编带来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在线阅读希望大家喜欢:深夜的华城,灯火绚烂。市中心的高层酒店套房里。处理完公事的顾星涎趁着闲暇之余,打开了搜索网页并输入舒夏的名字。这是他一点一滴、慢慢了解她的方式。

舒夏顾星涎完整版简介

脑袋里宕机了一秒,舒夏立即离开站正,忍着尖锐的腿疼对男人说了声谢谢。十分疏离,也十分有分寸。顾星涎的眸色一暗,没看她一眼,错身而过,走向商界大佬们专属的面板那签名,仿佛刚刚的伸手只不过是举手之劳。闪光灯噌噌的响彻整个红地毯。

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深夜的华城,灯火绚烂。市中心的高层酒店套房里。处理完公事的顾星涎趁着闲暇之余,打开了搜索网页并输入舒夏的名字。这是他一点一滴、慢慢了解她的方式。百度百科上显示她的生日是在圣诞节;她微博粉丝说她最喜欢的食物是草莓蛋糕;杂志照上的她十分帅气……而直男论坛里,男性对她的评价尽为s形身材,d罩杯,大长腿,软细腰。啪的,钢笔在男人的手中分裂成两半。揉揉自己发疼的太阳***,顾星涎忍着没生气,并告诉自己,这是舒夏的事业。他必须尊重。可看着这些对自己妻子虎视眈眈的“情敌”,他恨不得将他们揪到自己面前严肃警告——不准肖想他的女人。一旁的助理听到声响,快步过来询问他发生了什么:“总裁,是方案上有不合理的地方吗?”“没有。”男人抬起头看向对面的薛助,只是忽然想到什么,便开口问他,“很久不见陈助理了,他人呢,难道在我昏迷后,他辞职不干了?”薛助摇摇头:“最后见陈助那天,他说要去完成你派给他的私密任务,任务完成后才能回总部。”“任务?”顾星涎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想起来自己给他派发了什么任务。又想起在医院时医生说的,他车祸后,最麻烦的病症就是选择性失忆……所以他……究竟忘了什么?不过或许这些疑惑等见到陈助理的时候就能知道了:“薛助,改天帮我和他安排一场饭局谢谢。”“是,总裁。”重新打开网页,顾星涎继续细致地浏览舒夏的过往。忽然,目光被同时出现的一个名字吸引。明延。又是他……想到那天他在手机上对舒夏的表白,男人的眸色忍不住加深。他控制鼠标,点进了两人的超话。入目的皆是各种粉丝的yy,还有过去两人采访的视频。纵使是很平常的互动,都被cp粉们用甜甜的歌或者是粉色的滤镜,烘托出了暧昧的氛围来。他们的超话名为——夏日延延。一遍又一遍回顾这四个字,顾星涎握紧拳头,太阳***免不得突突的疼。这时,一旁的手机震动起来。男人垂眸看去,只见来电的备注是舒夏。忍住没接,并因为嫉妒到生气,他直接关了手机。——清晨的风吹进酒店里,让昨晚没怎么睡好的舒夏打了个哆嗦,彻底清醒了。钻进被子里暖和了一下身体,她在枕头边摸索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了那被自己差点抛弃的手机。界面与昨晚关机前并没什么两样。顾星涎没有回拨电话给自己,也没有发信息告知他的消息。舒夏有点儿小失落。就算是真的不在意她这个妻子、不想接她的电话,至少也要回个消息吧。叹息一口。她打开了清晨的电视。上面播放着昨夜的财经新闻。原本想要转台,但她意外地听到主持人播报的是华城封氏的消息。想到顾星涎去开华城就是与封氏合作。舒夏连忙调高音量,一双带着睡意的眼,也铆足了精神紧盯屏幕,去找那个身影。果然在播放到昨晚华城商业晚宴众商云集的画面时,顾星涎的身影有出现那么几秒。只不过……呵,他全程背对着镜头,和身旁的一个气质***有说有笑,好不自在。“看来,不愿意接我电话,是有原因的。”自嘲一笑,舒夏关掉电视,拿起衣服就进了浴室去洗漱,准备下午的拍摄。——明延的提前进组让导演高兴得不行,晚上还花大价钱请大家吃了烧烤。吃到一半,陈眠和安枫一起相约去了附近的厕所。只剩下舒夏一人坐在原位,低着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东西。趁着这片空档,明延过去站到舒夏的对面,静静地看着她。而女生只觉***的阴影将自己笼罩。她忍不住抬头看去。未料这时,一阵清风扑面而来,有只不长眼的小昆虫恰好就直接飞进了她的眼睛里,惹得她的右眼生疼。难受地想要揉眼睛,但明延制止了她。“别揉,会受伤。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帮你吹。”“……”介意。舒夏转身要走,可对方显然不想放过她。被拽住,又被强制转过身体,舒夏刚问他想干什么,面前的明延便已经低下头帮她吹起了眼睛。她挣扎不开,又因为眼睛实在难受,只能任由对方摆布。十秒后,危机解除。两人的距离也随之拉开,泾渭分明,仿佛刚刚的一丝回温,是不存在的。不过在看到明延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后,舒夏立马后退一步,保持距离并说了声谢谢。离开得毫不犹豫。她不想跟他再有多少交集。如果说,这辈子,顾星涎是舒夏最对不起的人。那明延就是最对不起舒夏的人。舒夏承认,曾经自己对明延有过一份好感,也承认,到现在想起过去的事情,自己还会有些意难平。但是,一切到现在为止,够了。除曾经的好朋友这层关系以外,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交集。但悲哀的是,现实还是无法让舒夏这么痛快地摆脱明延。他们亲昵吹眼睛的举动,被不知道谁拍下,转头就发上了微博。短短一个小时里,曾经的cp粉回归,怀念一番清纯,怀念一番过去,最终亲手将他们俩的名字送上了热搜榜首。舒夏看着这个热搜,头疼。安枫看着这个热搜,气得胸闷。“这分明就是踩着你的尸骨继续往上爬,小透明没人权,话题里竟然还有人说你蹭热度,蹭毛线。”“能怎么办,为了不被撕,只能按捺住脾气不回应呗。”舒夏轻笑一声,继续梳理剧本。“你生来就是佛系,可我不同,我是魔系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你看着好了,我也会让他们大出血。踩着别人上位,就要承受无法预估的代价。”舒夏看向她,只见她如同小魔女似的微笑,一脸“请你看好戏”的嘚瑟模样。心里免不得发毛。——慈善拍卖会的当天。明明是六点的晚宴,可清晨六点,舒夏就被陈眠从被窝里抓起了。迷迷糊糊地洗好脸敷面膜,最后束腰上身,她差点就一口气没缓上来。“夏夏,你最近好像胖了点。”“有吗?”“可是看上去比之前骨瘦如柴的模样好很多。”陈眠捏捏舒夏的脸蛋,调笑,“更妩媚了一些。”舒夏被逗笑,暗暗挠了挠她:“让你取笑我。”两人闹了开来。一旁的安枫放下手机过来,帮舒夏理了理垂在腰际的长发。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疲倦:“怎么办,我突然得到消息,据说慈善晚宴明延也会去。”一句话,让舒夏的笑意如潮水般褪去,面色冷了许多。但她安慰自己,也安慰安枫:“放心,我和他的咖位是绝对不会被安排到一起的,产生不了交集。”“可记者一定会询问你们之间的关系,你千万不要跳进坑里。”“嗯。我不会再那么傻了。”她拍拍安枫的肩膀,笑了笑,“放心吧。”安枫一脸无奈的点点头,也相信舒夏会保护好自己。明星的妆发最是累人,又是要美,又是要自然。是以等舒夏搞好造型,已经是下午三点的辰光。在会场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纵使不红,舒夏也成了开幕式嘉宾之一,被允许提前进入会场去走红地毯和签背景墙。不过虽同样是系列代言人,但比起流量花刘美妍,显然没有多少人在意后边入场的小透明舒夏。记者们本着就随便拍一下舒夏应付主办方的态度,都在调试镜头准备抢拍后边即将上场的大咖明延。可出人意料的是,那抹被直播镜头全程捕捉的红色身影,一出场便吸引了在场所有记者与摄影师的目光。采访刘美妍的记者也停住问题,朝入口那处瞅去。实在是被舒夏惊艳到了。要知道往日舒夏身上的关键词几乎都是“甜美”、“清纯”一类,可今日出场给人的感觉,明明清冷无比,却又“妖艳***”。一颦一笑都带着十足的艳丽。让人犹豫不定这究竟是不是她。其实刘美妍心里也清楚,论美,自己就算再整个十次八次也比不上舒夏分毫。为了不被比下去,她快步离开红地毯范围,去个人休息室休息。而在闪烁的镜头光晕下,舒夏十足淡然地签好自己的名字,又无比优雅地提着礼服裙摆pose。模样与姿态,比起新人来说要稳重许多,但比起红人来说,又显得不那么骄纵。一切恰恰好,特别是有了刘美妍怼天怼地的对比后,更显得她温柔似水。和记者们笑了一下,舒夏继续往下一个驻足点走,准备面对记者们的犀利提问。只是在走的过程中,她从眼角余光里,看到了后边有两个身着西装的身影在往自己靠近,应该是某个男星和代言商。大几率是明延。不敢走得过慢,以免与他从前后入场变成一同入场,平添绯闻与造谣。她加快脚步。可礼服的繁琐,与高跟的特性,限制颇多。无法走快,还因为强求速度,导致她一脚踩在丝绒的布料上,滑了一下。没能稳住重心,舒夏无法避免地朝后摔去。但为了避开身后的人,她不惜以脚踝受伤的代价,特意偏了一个度。可最终,她还是被一双伸出来的手稳稳地扶住了。扭头看向身后。一片森冷神色的顾星涎,正眼眸揶揄地看着她。

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完整版全文阅读

脑袋里宕机了一秒,舒夏立即离开站正,忍着尖锐的腿疼对男人说了声谢谢。十分疏离,也十分有分寸。顾星涎的眸色一暗,没看她一眼,错身而过,走向商界大佬们专属的面板那签名,仿佛刚刚的伸手只不过是举手之劳。闪光灯噌噌的响彻整个红地毯。舒夏调整好状态继续往前走。来到采访区,她仰着脸对媒体微笑,脸上并没有窘迫,反而是***的笑容。但记者们犀利的问题,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笑就对此手下留情。他们提的第一个问题就***骨髓——“网传您是厉辰影***的消息,请问您对此有什么回应?”舒夏保持着笑容,没有被摧垮丝毫半点。“我和厉总……”舒夏余光里看向身后路过的顾星涎,嘴角扬起,“只是朋友,我目前单身准备达成事业目标以后,再谈感情。”她想,顾星涎应该能听到自己的话。这些话,也是她说给他听的。记者也不想纠结于这个问题,继续提下一个。“您和明延老师之间的新戏进行开拍,这是你们时隔五年第二次合作,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只是工作,能有什么看法,其余的事等后面明老师来了,各位记者尽管问他吧。”音落,舒夏笑着转身,甩起发尾,留下帅气。一路如同走在刀尖上那般疼。是以一进休息室,舒夏便一脚踢开高跟鞋,坐下来休息。已在里边等候多时的陈眠和安枫连忙过来查看她的伤口。安枫心疼得不行:“怎么好端端的,连高跟鞋都踩不稳了。”“我……”“这个我知道!”陈眠举手,一脸“我可机灵着”的表情,“我看到夏姐后面的帅哥了,好帅好帅的,就是那种看了就能让人腿软的,姐,你该不会是……被帅到腿软了吧。”舒夏一愣,想到顾星涎的脸,最后淡淡一笑:“也就还行吧。”“什么叫也就还行?姐,你是在娱乐圈里呆久审美被养刁了吧。反正我是觉得他比很多人都好看……对,甚至比明延老师还帅,但看着好像不混娱乐圈,应该是商界的。哇,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家的老总,我觉得今晚这么全网一直播,估计会收获很多迷妹。”“别提,还真是。”安枫拿出手机浏览着,“现在热搜,明延排第一,慈善晚宴排第二,这个老总也在话题里被人扒了。有人看了他签名的字,只看得出应该是姓顾,估计是风华集***来的代表,也可能就是顾氏一族的人,也不知道是哪位,难不成是那位顾星涎?”“可那位总裁前些日子不是出车祸了吗,据说至今还在医院躺着。”“那他会是谁啊……”安枫和陈眠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忽然陈眠大幅度压低了声音,表情满是神秘:“这件事,我只跟你们说哦,千万别传出去。我哥呢曾在那位顾星涎顾总的手底下干过,据说顾总裁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两人都随了母亲,长得那叫花容月貌,还相似极了,该不会是那位哥哥吧。”舒夏朝陈眠看去,心里暗暗为顾星涎鸣不平,虽然他和哥哥黎星野长得像,可是顾星涎好看千倍万倍!但这份激动,还是只能揉成一团压在心底。“珠宝什么时候送过来。”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她开口打断经纪人和小助理的谈话。“哦,我和陈眠一起去拿,你在休息室再坐一会儿,等拍卖晚宴结束,我带你去医院。”“好。”安枫和陈眠收拾了下东西,快速出门去取项链了。而舒夏坐在位置上,隐隐有点为晚上的拍卖感到担心。说实话,还是挺怕下不来台的。也怕……失去这个代言。有代言在,就有钱拿,没有代言了,她就真的失去商业价值了,到时候没人再给她品牌代言,这些钱她得拍多少剧才能补回来。况且刘美妍有她未婚夫岑末保驾护航,而自己什么靠山都没有……虽然今天顾星涎在,但她绝对不会要他一分钱的,而他估计也不会为她一掷千金。头疼。忽然,对面的门开了。她微笑地看向那,正要感慨一句“你们速度真快”,可谁知来的并不是安枫,而是顾星涎。看到他是高兴的,但是高兴之余就是失望。“你来干嘛?”她语气平淡,神态更是平淡。心想这位大佬不去陪自己的气质***,过来看她糗态?“看你啊。”男人走到她面前蹲下身,看着纱质红裙下,一双白皙的腿正在晃动,他伸手一捉,动作轻柔。“疼吗?”“有点儿。”舒夏要往回收脚。她受不了脚丫子被人……尤其是被男人握在手心里的感觉。脚痒,心更痒。“别动……”男人抬眸看她,眸色瞬间狠厉了许多,仿佛刚刚的轻柔都是舒夏的幻觉。但只这么一眼,就让舒夏不敢轻举妄动。“我现在送你去医院。”顾星涎上来就要抱她,吓得舒夏连忙按住他的手。“你干嘛……我还要参加拍卖会,这对我很重要!”顾星涎看着她肿起来的脚:“傻子吗,有什么能比你的脚伤还重要?”语气十分认真严肃,甚至质问的口气还带了点责怪。舒夏一愣。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责怪过了。上一次还是哥哥在她不顾高烧跑雪地里闹腾的时候,这么责骂过她。这种情真意切的责骂,让舒夏生不出丝毫委屈,反而一颗心变得酸疼又难受。她耷拉下脑袋又垂下眼眸,整个人的乐观开朗荡然无存。顾星涎见她瞬间萎靡不振的模样,以为是自己的语气重了。便弯腰下去凑到她的脸边,轻轻捧着她的下颚,语气也温柔许多:“乖,听话。”“顾星涎……”舒夏咬咬唇,轻声问他,“你能再骂我一次吗?”男人:“……”空气里沉默了一瞬。舒夏恍惚觉得自己这么说话,似乎有点儿s.m倾向。便强行打破寂静,对他宣布:“医院我是不会去的,你可以走了。”从哪来回哪去,就算去别人的怀里,她也不在意……顾星涎抬手放到她后颈处,三两下取下了她脖子上的项链。舒夏一愣,就要去抢回来:“你干什么,这是我的。”顾星涎将项链攒进兜里。“待会你要上台,品牌商不会允许你戴两种饰品。这个我先替你收着。”舒夏一愣,忽然想起什么,连忙抱住他的手:“难不成这不是妈妈给我的,而是你把它锁在我脖子上的?”“嗯。”舒夏仔细想了想,隐约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一时间也想不出来有哪不对劲。就在这时,门把手动了动,外边传来了安枫的声音:“奇怪,怎么门锁了。舒夏,舒夏!”女生心里一紧,双手按在男人的胸脯上,又着急又慌张:“快快快,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让其他人看到。”见她这般掩藏着自己,顾星涎就想到了不久前在红地毯上她对记者说的话。眼眸沉下。“怎么,我见不得人?”“不是,顾星涎你别闹了。”她从高台上下来,找了一下休息室可以容身的地方,最后找到了阳台。她把他往那塞。就在将要把窗帘拉上时,男人按住她的手,又气又无奈。舒夏知道他现在心底一定很憋屈与愤懑。于是双手合十,一脸诚恳:“对不起啊大佬,你就在这稍微憋屈一会,我马上就带她们走。”想起什么,她又补上一句,“今晚我回家,回家一定努力讨好你。就这样了,拜拜。”说完,她将窗帘一拉,忍着脚痛去开门。为了不让助理和经纪人进门,她竭力忽悠了她们,并不管不顾地将两人一同拉去会馆前台,丝毫没给她们进休息室的机会。留在休息室的顾星涎,满脑子都是舒夏最后留给自己的话。努力讨好……“我就看着,你会怎么讨好我。”——一轮爱豆歌手表演完毕,yuri高管致完辞后。舒夏和刘美妍分别戴着自己代言的系列珠宝走上台,各自领着一队专业模特走T台。舒夏的台风很好,刘美妍也不差。至少都没拖专业模特的后腿。主持人先安排对刘美妍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和套组展品进行拍卖。她那系列全是高定,外观华贵精致,璀璨夺目,十分适合婚礼上戴。所以价格很快飞升到了一百七十多万。舒夏看向身旁的人,只见她正认真地和台下的一个人进行眼神“互动”,而收到示意的人也举牌叫价。作为未婚夫,岑末又怎么会让未婚妻脖子上的东西落到别人手里,也举牌叫价。他们的“互殴”引得同场的富豪也来了点兴致,纷纷叫价。所以,本来最多一百万的项链,瞬间飙升到了四百多万。最终,以四百二十万的喊价,被岑末拿下。接收到刘美妍挑衅眼神的舒夏,简直是无语。实在是太坑未婚夫了吧。哪怕这条项链最后成交价两百万,她也是对打不过的,何必那么拼呢……忽然,主持人提到了舒夏的名字。可并没有先介绍她脖子上的古玉银锁链,而是感谢了她让经纪人代捐的一百万。舒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其实……她并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而刘美妍在旁见了,轻声骂她一句“做作”。舒夏扭头看去,眉眼清冷,回了她一句:“谢谢。”刘美妍气死!古玉银锁链套组的拍卖很快就开始了。底下有人一口气出了三百万。引得全场一片哗然,就连舒夏也惊奇地看向那位财大气粗。却见是一个助理模样的上班族。舒夏肯定,自己不认识他,应该也不认识他背后的老板。紧接着,又有人陆陆续续出了价钱,一点一滴上升到四百万。刘美妍瞬间凶狠地看向她,也不压制声音,已然被激怒:“你是不是找托了?就你这点存折,你得亏多少啊,要打败我也用不着这么拼吧。”舒夏看去,微笑,微笑,再微笑:“你管得着吗?”“你!”价格还在往上升。在飙升到四百二十万的时候,拍卖师在一片寂静中开始敲锤子。敲到第二下的时候,有人举牌,喊价四百四十万。所有人都注目过去,只见是坐在第一排的明延。主持人见了,迫不及待地调侃起舒夏和明延,在娱乐圈里没有人不知道过去舒夏和明延曾经有那么一点意思。现在嘛,看着像是旧情复燃的模样,也或许是火压根就没熄灭。留场的记者也好,混娱乐圈的也好,顿时一片议论纷纷。舒夏看着明延,垂在腰侧的手握紧成拳头,如同吞了颗苍蝇那般恶心。拍卖师又开始敲锤子。每一下都像是催命符,舒夏的脸色也会随之苍白几分。最后,她举手:“四百六十万。”好在这个场子里,只要有钱,就都可以叫价。虽然她已经捐了一百万,身上负担不起更多的债务。但好在她还有妈妈,可以找她借一点周转……明延却在此刻再次举牌:“四百八十万。”“五、五百万……”暗色的灯光下,舒夏咬着唇,一双眼睛水润无比。外人看着几乎会以为是被感动到了,实际……一想到五百万的债,她的压力大到只想哭。明延继续坚持:“五百二十万。”其他叫价的人,纷纷停下,看两人如同“郎情妾意”似的纠缠。可除了顾星涎,没有发现舒夏眼底的委屈。最后,看不下去了。他将牌子高高举起,三个字震撼全场:“一千万。”

小编点评

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舒夏顾星涎)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在线阅读入口 >> 点击阅读

APP阅读入口 >>点击阅读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