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门寨(现代革命仔写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休门寨(现代革命仔写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10-03 22:40:51悬疑灵异

小说休门寨里的虐心爱情总是让人看到流泪,那是男主对女主真心的爱,但总会有些坎坷出现在他们面前以至于无法走到最后。喜欢看虐文的小伙伴不要错过了休门寨。

休门寨剧情简介 休门,居北方坎宫,属水。休养生息之地,从容休闲,亦为吉利之门。休息,调整,整合,懒散,停滞之意。 休门寨,晋东南一个偏僻的小村落。村中各个地方取奇门遁甲八门之名命名,休门寨,开门岭,生门沟,杜门坪,景门滩,伤门坡,惊门洞,死门***。本剧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人物性格率真纯朴,幽默诙谐。剧中情节新颖独特且切合农村生活实际,能勾起绝大多数人们对农村那一片净土那种凝聚在心底的、久违的眷顾。主人公洪旗的经历更能让生活在这个浮躁时代的人们找回属于人性的那种价值。城市的根在农村。创作本剧的初衷,一是喜欢剧本创作,二是希望人们对现今农村的处境予以关注,对农村即将消失的文化予以重视。无奈,水平有限,不知能不能达到理想效果,权且当做一声微弱的呼吁吧。

休门寨精彩章节阅读

一 时过境迁

初夏某一天。下午。

石皇县城,新汽车站。

一辆石皇至连桥镇的中巴客车从汽车站驶出。

车站外的墙体上挂一条非常显眼的红色横幅,内容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抢抓机遇,再谱新篇”。

站外**,旅客来来往往,一派热闹景象。

客车驶出县城外,沿一条柏油路向东驶去。

客车路经很多村庄,半路走走停停,沿路上下客。

一处三岔路口,三十四岁、一身朴素衣着、脸上显露沧桑的洪旗手中提一只包从客车上下来,沿前方一条土路向南步行走去。他脚步急促,时跑时走。下了一道或陡或缓大约三里长的坡,过了两耢宽堆满青石蛋的干河滩,又爬了三里多路面坑洼不平的坡,来到一条骡车宽的长满荒草的平路,二三十步远以后转了一个弯,眼前一座村庄,洪旗停住了脚步。

眼前的村庄群山环绕,呈一种黄土高原常年累月水土流失风雨侵蚀成梳齿状的特征,几十眼黑窑洞在“梳齿间”的半腰上挂着,村容破落,村中人烟稀少。村中靠下的部位,几座房子样式的建筑倒塌,背靠村外的房子墙壁写着村名,因常年雨水侵蚀,“休门寨”三个字已经残缺不全,“休”字还算完整,“门”字完全看不清,“寨”还剩下半部分,像“不”的字样。

洪旗放慢了脚步继续往前走,表情忧伤,边走边朝四周看,来到村边的打谷场。

打谷场边一棵高大的洋槐树,树上垂吊一串串白色的槐花。树下一个碾场用的石磙,石磙上布满了小坑,几簇小草从小坑中长出来。荒草长满场的四周,场中间有炕大一块没有荒草的空地,十位村民坐着石块、砖块围成一个圈,慢条斯理地打扑克。

村民中间七个老头,三个老太婆,他们个个头发花白,老眼昏花,聚精会神地看着紧紧握在手中的扑克。扑克牌颜色各异,破旧得像抹布一样。其中一位老头起了五个大王,一个小王,老头窃笑。

洪旗朝他们走来,老头看见洪旗嘀咕:那是个谁?

其余九人齐刷刷扭头都看洪旗,一老太婆怕别人偷看,将手中扑克紧贴在胸前,另一只手按住***还未起完的扑克。

老头翻起老花眼问洪旗:哪儿人?

洪旗苦笑,情绪很低落:宝田叔不认识我了?还有双柱**、德其**、兰花大娘,你们都在这里打扑克呢?

宝田扶着膝盖很吃力的样子站起来,眼睛凑到洪旗面前打量:你认识我?

洪旗鼻子抽动了一下,眼圈变红:我是洪旗,我爸是洪照兴。

兰花大娘:哎呀呀!你个狼吃的!这都几年——十几年了吧?跑哪儿去了?也不说回来看看你爹娘?

洪旗:我——我——

兰花大娘扔下贴在胸口的扑克,大声喊:照兴家的——照兴家的——快!你家狗儿回来了!

打谷场东侧的小院传来洪旗妈的声音:是我家狗儿?是不是我家狗儿?就是我家狗儿?狗儿回来了?

洪旗妈“咚咚咚”从院子里跑出来,一看,就是她家狗儿,伸出双臂朝洪旗跑来。

洪旗叫了声“妈”,母子俩抱在一起哭起来。

洪旗进来村中,下了一道坡,来到写着村名的那片房子结构的“建筑群”。外面五间土坯房,中间的墙壁挂着一块牌子,上面残留着黑色的字:休门寨小学。两个教室的门和窗户大开着,里面的墙壁上有一块黑板,地上空荡荡的。洪旗来到“建筑群”的最中央,院中满是一人高的荒草。东边是一座高大的戏台,戏台上堆放着喂牲口用的干草,成群的麻雀在戏台顶瓦檐下飞来飞去。雕画着青龙的大梁上缠绕着两三条指头粗细的草蛇,它们吐着信子,麻雀们围着“喳喳”吵闹。南边三间矮房,房门紧锁。洪旗转过身,身后九层青石砌成的台阶倾斜、倒塌,缝隙中杂草丛生。台阶上五间土坯房,左边四间倒塌大半,最右边一间,里面有一个拜神台。台上一尊半尺高的披着红布的药王石膏像。神像前的贡品,是五个垒起来有八寸高的馒头。北侧两孔土窑洞墙角塌下,窑洞顶裂着两道鸡蛋粗细的缝。

院中有一种死气沉沉,与世隔绝的氛围。

洪旗踩着倾斜的台阶上去,慢慢地,心情很沉重地坐在最高一层,望着对面的戏台,望着,望着,眼中噙满了泪水。

时间回到十五年前的正月二十。

对面的戏台,脚下的台阶,身后的庙堂连同周围的矮房、窑洞一切都是那么完好,院中和房顶没有荒草,檐下没有麻雀,梁上没有草蛇,干净整洁,青堂瓦舍。

天色渐渐暗下来,戏台上灯火通明,最顶挂着“兴盛上党梆子剧团”的横幅,戏台两旁写着内容为“三五人千军万马,六七步四海九州”的对联,台中垂着紫色与青色的幔帐,台边竖着著名演员小樱桃刀马旦扮相的海报。

后台,演员在化妆。

台下的庙院子正中间一轮烧得红旺的大火,院子里坐满了等待看戏的人,有的人说笑着围在大火旁。

戏台对面的庙堂内,香烛缭绕,人影绰约,人们几番叩拜后,双手端端正正在贡台上供一盏彩色纸做成的黄河灯。

洪旗就坐在现在的位置,那时他十八岁,还是个毛头小伙子。两旁是同村的伙伴三害、麻杆、红薯等人,他们都磕着瓜子,拉着闲话。

二叔洪照旺肩膀佝偻,脚步拖沓,脑袋永远低着,走路的时候有点颤。嘴巴时常张开,好像一直在喘粗气。拉黑一张脸,通常不和人说话,一股子倔气。四十多岁看上去已经五十多。

洪照旺烧完香来到洪旗跟前,扯下头上扎的白毛巾,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烧饼递过来。

洪照旺:给,烧过香的,吃了它。

洪旗:刚吃完饭,吃不下。拿回去吧二叔。

洪照旺:这孩子,现烧现吃,现吃现灵,明天吃就不灵了,一口也得吃一口。

说着从烧饼上揪下一块喂洪旗。

洪旗:哎呀,我真服了你了,拿回去给我**吃吧。

洪照旺:给你**准备着呢,你先把这口吃了。

洪旗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看二叔,张开了嘴。洪照旺将那一块烧饼塞洪旗嘴里,看着洪旗嚼碎咽肚子里。

三害:老叔,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们都是和洪旗是哥们儿,你就不计划让我们托你的福也沾一沾菩萨的光?

洪照旺没理三害。

三害将手伸进照旺的篮子里。

洪照旺迅速将篮子藏在身后:死皮赖脸!等你娘烧完香吃你家的!

三害:嘿!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咋这么抠呢?不用藏了,我是和老叔你闹着玩呢,看把你吓的!

洪照旺:玩什么玩?我和你爹一个岁数,你和我有什么玩儿的?

三害:老叔你这种人就得二蒙子和亏六等人糟蹋你,那才叫没脾气!

洪照旺给麻杆和红薯每人发了一个烧过香的烧饼,就是没给三害,把三害气坏了。洪照旺转身走了。

洪旗:二叔你不看戏?

洪照旺又转身往回走了几步,看看四周:我回去拿点芝麻饧卖,一会儿就来。你们就在上面坐着,哪儿也不能去,我看见背阳头有几个年轻人,怕是在找事儿呢。

洪旗:没事的,背阳头的人多大本事,只要八斤**在就打不起架来!

戏台外面搭着连成一片的帐篷。帐篷内有的卖杂货、卖衣服,有的卖炒饼、面食、油条之类的。人们在帐篷内喝酒划拳。

天空沙沙沙飘来丝丝小雨,刮起一阵微微的风,小学门前的红旗被刮得轻轻飘荡。

梁八斤戴一顶七十年代流行的那种深蓝色的知识分子帽,正在一个名叫“春旺抿面”的面食摊点上就着葱丝辣椒和花生米喝酒。嗅到了雨味,就放下手中的酒杯,走出帐篷,仰头望望黑幽幽的天空,又闭上眼睛嗅了嗅,伸出大手在大脸上摸了一把:春旺,几点了?

正在抿面的春旺:七点半。

梁八斤:快开戏了,人都该来了。春旺我那菜和酒别给我倒了。

春旺:听见了。

梁八斤迈步刚走到戏场大门,闲人留旦迎上来,讨好地:表**,怎么不打个伞,老天爷下雨。

梁八斤将留旦扒拉开:滚一边儿去吧你,我就见不得你!

梁八斤脚步不停继续朝前走,走出一段距离,又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留旦连忙迎上去。

梁八斤:你去给我把恒越叫来。

留旦:表**你要让叫其他人还好办,可是这恒越,我……

梁八斤:怎么了?是不是又偷人家猪头肉了?

留旦:不是不是,我,我去叫。

小编点休门寨小说

休门寨是一本由现代革命仔写的都市小说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在线阅读入口 >> 点击阅读

APP阅读入口 >>点击阅读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