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烟完整版在线阅读

简介:言罢方临念起身,拱手以礼,“谢陆公子如此看重在下,在下甚是感激,不过有关三大家族之事,在下实在无此意向。”陆辙收扇,清雅一笑,“那这可由不得方侠士了。”方临念敏锐察觉出他话里的意思,左手轻握住剑柄,目光泠泠。只见周围侍从纷纷面色阴冷,皆手执一把泛着冷光的剑,慢慢朝他靠近。“既然方侠士不愿留下。”陆辙右手握扇点在左手,看着他微微一笑,“实是抱歉,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详细介绍

言罢方临念起身,拱手以礼,“谢陆公子如此看重在下,在下甚是感激,不过有关三大家族之事,在下实在无此意向。”陆辙收扇,清雅一笑,“那这可由不得方侠士了。”方临念敏锐察觉出他话里的意思,左手轻握住剑柄,目光泠泠。只见周围侍从纷纷面色阴冷,皆手执一把泛着冷光的剑,慢慢朝他靠近。“既然方侠士不愿留下。”陆辙右手握扇点在左手,看着他微微一笑,“实是抱歉,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半烟免费在线阅读

  谢家。

  方才传来谢家家主家母遇害的消息,谢家公子谢浔正在院中手握纸扇闲逸地赏莲。

  他一身杏黄衣衫,以玉冠束发,一张脸俊俏透着潇洒不羁的气息,长着一双透着清雅又摄人心魄的桃花眼,见人眼藏七分笑意,腰间着一“谢”字玉佩。

  轻风阵阵,满池菡萏轻摇晃动,杏黄衫袖角微卷。

  “公子,不好了!”

  谢家侍从慌慌张张小跑来,脸上还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背对着他跪下,几不可闻地从嘴里断断续续凑出几个字,“家…家主…他,还…还有家母…他们…”

  “怎么了?”谢浔脸色微变,不自觉攥紧手中的纸扇,他竭力抑制住自己心中莫名涌上的悲恸,冷静问道。

  “他们…遇害了。”

  “好,知道了,退下吧。”

  谢浔在侍从满目震惊退离地目光中,淡定扬了扬纸扇。

  待那侍从走远,谢浔木然地收回了目光。

  “啪嗒。”

  是纸扇落地的清脆响声。

  却好似一道惊雷在耳边炸裂。

  谢浔一瞬间感觉全身无力,勉强伸手扶住一旁的桃树树干,稳住了身形。心好似被一股无形的悲伤攥紧,紧的他几乎喘不过气,让他连一次呼吸都沉重万分。

  泪,无声无息地从脸上悄然滑落,一滴一滴打在纸扇上。

  来谢家拜访的上择昕刚走进院中,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场景。

  谢浔跌坐在桃树下,乌发有些散乱,脸上神色黯然,纸扇落在他脚边,他也没去捡,只双眼无神地怔怔看着。

  “浔儿。”

  上择昕从远处唤着,谢浔听到温润的嗓音收拾了一下脸上的情绪,有些脚步虚浮地抓着桃树枝站了起来。他边理好乌发捡起纸扇,边朝那走近的青衣人勉强笑着,“择昕来了,别来无恙否?”

  “别来无恙。”上择昕浅笑回道。

  二人走至院中一石桌坐下,谢浔招来侍从斟酒,举杯与上择昕的酒杯轻碰,语气轻快强行掩饰着心中的悲恸,“择昕今日来,难道是单纯陪浔儿喝酒?”

  “浔儿…谢家家主家母遇害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上择昕语气轻松,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我怀疑,是魔门干的。”

  “嗯…知道了。”谢浔随意笑笑,“生死人之常情,爹娘这次遇害是魔门干的也没什么,我相信江湖上匡扶正义的那些门派一定不会让我爹娘枉死。”

  话表面上这么说着,谢浔心里却是揪心般的痛彻。

  只是他不能表露。

  上择昕饮一口酒轻笑,“来告知浔儿一声罢了,我原有要事想同谢家主相商,现下看来是没机会了。”

  言罢他起身,伸手轻轻拥住了谢浔,“浔儿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谢家家主家母不在了,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谢浔默默回抱住他,半靠他在怀里,忍着眼角涌上的微红,笑道,“那择昕以后要多来陪浔儿喝酒啊。”

  “一定。”上择昕松开他,淡然一笑。

  上择昕走出谢家时,一道自他来就藏在谢家暗处的黑影也隐了去。

  谢浔只是潇洒一笑,神色带点悲戚,自语道,“择昕…这些年没变的其实是你。”

  方才眼神轻掠过那道黑影,他自嘲地笑着,明日大概江湖上就能传得沸沸扬扬了。

  谢家家主家母身死,谢家公子依旧风流潇洒笑意盈盈,不予理会。

  陆家。

  方临念一路从容跟着陆辙,白衣翻飞,剑穗轻扬。约莫半个时辰后,由陆辙敲开了陆家的门。

  陆家外观古朴,透着浓重的古色古香气息,同上家一般的白房青瓦。方临念脚步微顿,跟上陆辙走进了陆家。

  陆家院中有一方池塘,池边由鹅软石细密铺成,池里各种小鱼可有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存,日光直射水底,鱼影映在池边的鹅软石上。一旁的花圃栽种着株株金菊,从远处看好似一片灿烂斜阳。

  而陆家家主家母正巧不在。

  陆辙将人带至院中一观星亭,里面放置着石桌石凳,待侍从斟完酒,陆辙收袖笑道,“方侠士,陆家独酿名曰‘寂色’,可尝尝。”

  方临念未动,淡淡问道,“敢问陆公子有何事?”

  陆辙掩扇轻笑,“既然方侠士这么直接我也就不客套了。不知方侠士可听闻这几日江湖上传的谢家家主家母遇害的消息?”

  “听闻过。”方临念想起寒昀阁那弟子说的消息,平淡回道。

  “其实很多人都以为是魔门所做。”陆辙摇了摇折扇,“只是怕这次,倒不一定。”

  “不知方侠士可知三大家族中的陈家?”

  方临念点头会意,只听陆辙继续道,“陈家与陆谢两家从前共同以除魔卫道为名,得美名甚烈,近几年在下却屡屡发觉陈家一些想扩大势力的行为。”

  “冶铁造器的行为甚为频繁,并且屡次在各大世家齐聚一堂的会上宣告着自家的分支繁多财物充足,实力甚是强悍。”

  方临念眼眸微动,这几点在他看来,不过是陈家太爱显摆罢了。

  陆辙笑着,“我明白方侠士心性纯洁不太爱信这些,但是陈家家主有一次可是亲自来陆家,当面与我父亲相商收拾这些年势力微增的谢家。”

  方临念听得有几分虚幻,虽然他确实不了解陈家,但仅凭陆辙的一面之词也不能妄加揣测。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目录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