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等你上线了(何晋秦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简介:何晋在二食堂打了个糖醋排骨和白菜肉糊,就端着食盒慢悠悠地往宿舍里走。通往的宿舍楼的小道上,落了一地的银杏和梧桐叶子,黄褐色里夹着片片金扇,踩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详细介绍

火爆小甜文;就等你上线了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五岁那年,何晋在游戏里给自己找了个“老公”,恩爱甜蜜,但因耽误学习,被家长强行断网,之后二话未留就离开了游戏。八年后,当年的网络游戏即将改版成全息网游,何晋因缘再次上线,却发现“夫君”竟然成了全服第一高手,而且还未离婚!然而,被抛弃长达八年的老公早已不是何晋印象中那个单纯热血的小男孩了,而貌似变得……有点邪恶?

就等你上线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21章发高烧了
次日一早,何晋头昏脑胀地醒来,嗓子干疼,四肢酸软,呼吸困难——他发烧了!
是了,前一日游湖时淋了雨,到宿舍后又没洗热水澡,还感觉自己金刚附体所向披靡……自不量力的何晋硬撑起来喝了杯水,就又回去挺尸了。
直到侯东彦睡了懒觉醒来,何晋还躺着——“你咋还没起?”
两人住一起两年半,何晋是雷打不动的“六点党”,简直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对方睡懒觉在侯东彦看来也是千载难逢的奇景。
何晋闷闷地说:“不太舒服,好像有点发烧。”
“看你气色还不错啊,”侯东彦凑过去用手贴了贴何晋的额头,“哎哟,还真有点烫,要去医院吗?”
何晋这人体质就是这样的,不管生病感冒、浑身乏力,面色都不会太差,嗓子也不会哑,顶多说话有一点点鼻音,所以就算病了,一个人撑着,别人也看不大出来。
“不了,应该躺躺就好……”这次也一样,他觉得熬一下就过去了。
侯东彦不是会照顾人的性格,见何晋这么说,也没多问。
中午去食堂时替何晋打了一份饭,侯东彦兀自玩了一下午,到了傍晚见何晋还躺着,饭菜更是一口没吃,才觉得不对劲,凑过去伸手一探,只觉得对方温度比早上更高,而且浑身虚汗。
“晋哥、晋哥……”叫了几声没应,侯东彦吓了一大跳,赶紧把人拉扯起来,胡乱套上衣服,去对门房间找帮手,“大头!七哥!在吗!”敲了半天也没人应,那两人都是本地的,周末估计还没回来,侯东彦无奈地返回房间一个人把何晋背了起来。
何晋不重,但侯东彦个子太小,一米六五的身高,背个比他高十公分的人,肯定吃力……吭哧吭哧挪到楼梯口,碰到楼上下来两个人,“这是怎么了?”其中一人问。
侯东彦一步一晃:“我室友发烧,烧糊涂了!”
“咦,这不是何晋么!”那人惊呼。
“哎,你认识?”侯东彦惊喜道,“快帮个忙吧!”
话刚出口,身上就是一轻,其中一个高个儿的男生已经把何晋抱在怀里,看着轻轻松松的,也不换姿势,就快步跑下楼去了……
侯东彦倍受刺激——同样是男生,为啥体格差异能这么悬殊呢!果然他还是喜欢在游戏里找存在感!
“是去校医院吧?”另一人问。
侯东彦小跑着跟在后头:“哎,是的……你们是学生会的吗?”
那人笑道:“不是,网球社的。”
侯东彦:“额,那咋认识何晋的?”
那人道:“昨天一起游湖,才认识的。”
——侯东彦碰上的,正是打算去吃晚饭的蒋白涧和秦炀。
校医院距离男生宿舍楼有一段距离,一路上秦炀抱着何晋在前面疾走,引来了不少学生的视线。
到那儿挂急诊,何晋的学生证身份证侯东彦都没带,护士让他先填资料,后续再补,写病患名字时,秦炀在边上看着,见侯东彦一笔一划,第二个字,写了阿晋的“晋”……一瞬间,秦炀的眼神就变了。
老医生给何晋一量体温,竟然上了四十!
蒋白涧感叹:“难怪晕了,有次我发烧到39度,感觉走路就在飘了。”
验了血,挂上退烧药水,医生说很快会退,侯东彦才松了口气。
“谢谢你啊,要我一个人背过来,估计够呛!”他面向秦炀,眼前一亮,刚才没看清,现在才发现这哥们长得还真帅,“等何晋醒来了我跟他说,到时候让他再来谢你们,接下来就不麻烦你们了,我看着他就好。”
蒋白涧点点头,转身想走,却听秦炀说:“没事,等他醒了我们再走。”
“要等吗?”蒋白涧有点讶异,印象中秦炀好像不是这么“乐于助人”的性格,之前背人到医院,这个他能理解,毕竟看何晋都晕了,人命关天……可现在到医院了,有室友又有医生,他们两个“外人”还有什么好掺和的。
秦炀对蒋白涧道:“你先去吃,吃完帮我捎点过来,我在这儿看看情况。”
蒋白涧点点头:“行,那我先去了,诶那谁,”他看向侯东彦,“你也没吃晚饭吧,要么我一块儿带?”
“我叫侯东彦,叫我猴子就行,”侯东彦从身上摸了自己的饭卡给他,“真不好意思哈,麻烦你了……”
剩下秦炀和侯东彦两个人,秦炀也做了自我介绍,两人简单聊了几句,秦炀问:“何晋什么时候发烧的?”
侯东彦以为秦炀留下是因为和何晋熟,所以也没遮掩,直白道:“好像是今天早上,我看他昨晚还挺好的。”
秦炀语气漫不经心的:“他昨晚在干什么?”
侯东彦随口道:“做PPT?他好像要去做个讲座……”
听到这个答案,秦炀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其实何晋做PPT是在下午,侯东彦又不一直盯着何晋看,也不知道他具体弄到了什么时间,秦炀问这么个问题,他也不知道有什么深意,只是随口一答。
“做什么讲座?”秦炀无心地顺着话题接了下去。
侯东彦:“听说是给学弟学妹做英语讲座,下周三……”
——『小仙阿晋』:“……我就一三五晚上七八点上线,不过下周三晚上我有事,可能不会上来。”
秦炀的心又提了起来,看了病床上的何晋一眼,联想到昨天中午吃饭时何晋随口点的“糖醋排骨”,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他昨晚几点睡的?”
侯东彦:“挺晚的吧,他晚上还玩了会儿游戏。”
秦炀:“……!”
听到这个回答,秦炀感觉自己的心情就跟做云霄飞车似的,从低谷一下子窜上了天!
秦炀扬眉笑问:“他还玩游戏?玩的什么?”
侯东彦一提游戏,又兴奋起来:“神魔,一个国产游戏,挺有意思的,马上要全息了,你听过吗?”
秦炀:“……!!!”
华大学生,比他高一届,姓名首字母缩写是“hj”,昨晚还玩了“神魔”,这样巧合的几率有多大?
秦炀:“听过,他……常玩吗?”
侯东彦摇头:“不常玩,他平时挺忙的,我也没想到他会玩游戏……就几天前吧,他看我在玩,就问我要了游戏安装包,说什么小时候玩过,后来好像还在游戏里遇到了老朋友……”
秦炀:“!!!!!”
他无需问侯东彦其它问题了——全华大上下,如果还能找出第二个“比他高一届、姓名首字母缩写是hj、喜欢吃糖醋排骨、昨晚玩了神魔、时隔多年在游戏里遇到老朋友”的人,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秦炀现在几乎百分之九十九能确认,何晋就是“小仙阿晋”了,还有百分之一,就看让彭宇昊查的真实资料核实。
一时心潮起伏……
原来他一直等着的阿晋,就和他住在同一幢楼里,还跟他一起游过湖,吃过饭……
秦炀转开话题,和侯东彦聊了些别的,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
“我看一会儿何晋就算醒了,估计也体虚不好走,我还是陪你等退烧药挂完,一会儿再背他回去吧。”
侯东彦感激道:“帅哥,你真是活雷锋啊!”
秦炀笑笑:“不过我看他现在穿的有点单薄,晚点可能会更冷,你要不要再回宿舍帮他拿件衣服?”
单纯的侯东彦毫不怀疑秦炀的“善心”,站起来道:“好咧,我去去就来!”
支走侯东彦,秦炀起身,缓缓靠近病床,直勾勾地把那上头躺着的人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因虚汗而微潮的头发、清秀的脸、苍白的嘴唇、纤瘦的身躯、比正常男性小了一圈的手脚……
灼灼的目光,仿佛要把这人的模样刻到记忆深处去,与自己等了八年的那个幻影紧紧缠缚,融成一体,锁入心田……
是个男的,我也认你。
“何晋……”秦炀念了一声他的名字,抬手用食指轻蹭了一下他的脸,慢慢勾起了嘴角,低喃,“这世界真小,对么?”
——我还没花力气找你呢,你就这么急着撞上来了。
秦炀刚一收回手,蒋白涧就来了,还好他没见着刚才那一幕,否则非得惊掉下巴。
“喏,给你们带了鸡蛋卷饼……那个,‘猴子’呢?”蒋白涧环顾四周。
“回宿舍给何晋拿衣服去了。”秦炀接过卷饼,脸上还挂着笑。
“怎么心情那么好?”蒋白涧莫名其妙的,“你跟何晋……以前认识?”
秦炀点点头:“算是吧。”
蒋白涧心想难怪,坐了不多久,侯东彦取了衣服回来。
两瓶药水快挂完的时候,何晋也醒了,见秦炀和蒋白涧都在,颇感意外,经侯东彦解释后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
因为自己生病而给他人造成麻烦,何晋觉得很不好意思,即是道歉又是道谢。
“行啦,改天请咱们吃个饭就好了!”侯东彦笑道,“尤其是秦帅哥,就是他抱你来的。”
……抱?
何晋看向秦炀,见对方目光深邃,当下一窘,躲开了去:“等明天,我请你们吃饭。”
“不着急,你先养好身体再说。”秦炀的语气倒是平淡。
见药水已经差不多了,侯东彦叫了护士来,拔了针,又去配了一堆药。
何晋托着床垫要起身,秦炀过来扶他:“我背你回去。”
何晋一怔:“啊……”
刚想说“不用麻烦”,秦炀已经弯腰,微蹲了下来。

就等你上线了(何晋秦炀)最新免费全文章节在线阅读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几年后,即时间架空(那时有了全息网游,文中也会稍稍联想一些未来的新产品、黑科技等),但只有十来年的跨度,变动不会很大。本文的游戏背景也会参考这些设定,并在这些基础上做一些对未来的展望,希望能写得有趣真实。

目录

更多章节 >>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