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月夜戮冥贼全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月夜戮冥贼全章节免费阅读

字数: 9885更新时间: 2019-11-06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小编找您很久啦,您终于来啦,小编给您推荐这部九冥全章节免费阅读,林中老树百年者,斫以为桩。烈选阴生囊湿者,为木休伦。鸠狼新首数十彻其外,温血浸之,历太阴乃成。此木气魅,群狼见而纠从,烈以此伏而戮之。休伦之法极秘,余少知之,其积首必为三七数,布列而为五九焉。然列间往来反复,多所诡变,其聚纳有轨,离变有道,非厉烈无以知也。余尝问焉:“今以狼首狼来之,以人首人来乎?”烈笑而不言。

——节选自《寺司百代·云林卷·风物篇》

老头儿突然出现在离皇和紫瞳面前。紫瞳见到他十分欢喜,一个劲儿地摸着心口说:“穆先生,您回来就好了。这些可恶的狼不知怎么过来的。有您在,咱们就不用怕它们了。”

穆老头儿捋了捋胡子,笑了,拿烟斗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还有胆子说,让你好好看家,却搞成这个样子。我不是说过你后半夜要在自己房里待着,跑出来干什么?”紫瞳吐了吐舌头,伸手把他的挎包接了过去,撒起娇来:“您别生气嘛。总之是我不好,好不好?”

穆老头儿冷哼一声,又将他的烟斗伸了过去。紫瞳笑嘻嘻地从烟囊里掏出烟丝给他装上。穆老头儿扭头上下打量着离皇。离皇不知他是否记得自己,只是开口叫了声“穆先生。”

老头儿笑了笑,把烟斗伸到炉子里点着,“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若有所思地道:“这些可恶的家伙怎么会进来的?而且是在这个时候。”他叼着烟斗,背着手在屋中来回踱着步。离皇不敢打扰他,站在那里不动。紫瞳知他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下来,便去烧水泡茶。

此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老头儿徘徊了有一刻钟,听到外面的狼仍然嚎叫不止,突然停住身子,双目放光地看着离皇。离皇见他突然望着自己,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心里一惊。穆老头儿突然冲到离皇面前,伸手扯开了离皇的衣领。

他看着离皇的脖子,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抽了两口烟吐在离皇脸上,恍然道:“原来如此。”

离皇被呛得咳嗽起来,心里却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

老头儿伸手按住他的脖子,两指,将一根细绳扯断了。老头儿将它举到离皇面前,问道:“哪儿来的?”

离皇看着那根细绳,是两股极细的黑绳缠在一起,打成一个个十分整齐的结,看上去很结实,而那两股细绳则是用更细的线拧成的,看上去油光发亮,像是头发。绳子上穿了个有些发黑的木球。离皇完全不知道自己脖子上什么时候挂了这么个东西,面对穆老头儿咄咄逼人的眼神,他只能茫然地摇摇头。

老头儿把木球攥在手里,朝空中打了个呼哨,就听到屋顶上伸出来的树枝里“哗啦”一声响,一个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顺着墙壁来到穆先生面前。离皇定睛细看,是先前见过的红毛小猴,昨日不曾见到它,原来是躲在这里了。它见离皇在此,似乎很是恼火,龇牙咧嘴。

穆老头儿扯住小猴,将木球戴在它脖子上,拍了拍它的脑袋,指了指树林。小猴很听话。穆老头儿吩咐完,转过身看着窗外的狼群,又“吧嗒吧嗒”地抽起烟来,似乎在等待什么。离皇不知道穆老头儿要做什么,只好陪他在那儿看着窗外的狼群。

这时,远处的树林里传来“吱呀”的猴叫声,声音甚是尖利。离皇大吃一惊,不知小猴是怎么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里跑得那么远的。狼群听到那猴叫,像是中了咒一般,全都停止嚎叫,转过身看着远处的树林,接着便像是受到了召唤,疯狂地朝林子冲去。

这群暗夜幽灵来时突然,去时也迅捷,片刻便消失在了远处的树林里。离皇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扭头看着老头儿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头儿依旧面带笑容,将烟斗抽得吧嗒作响,转身走到离皇昨天躺过的躺椅上坐下来,笃定地道:“是厉烈,不会错的,是厉烈那个家伙。”

“厉烈?”离皇惊诧地看着老头儿,“你也知道他?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老头儿将烟斗从嘴里拿出来,意味深长地看着离皇说:“关键是那个黑色的木球,你带来的那个东西。”

离皇愣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带来的那个木球,是厉烈的。”老头儿盯着离皇,“是他用来诱杀狼群的休伦木。只要有这个休伦木,方圆十几里内的狼群就会蜂拥而至,疯狂地向持有休伦木的人进攻。”

“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又是怎么挂在我身上的?”

“将生长旺盛的树木砍掉,将狼的尸骨堆在上面,厉烈会通过他自己的方法将尸体的气味收入木头里,然后他再用这些木头去吸引狼群。这是蕴含着狼群仇恨的木头,狼只要闻到它的气味,就会疯狂起来,直到将这休伦木的持有者撕碎。”

离皇想起了在树林中看到的骨坟,里面确实是一个个树桩。厉烈和狼群之间到底有多么大的仇恨?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离皇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为了去冥界,到这森林里来的人,不都是为了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冥界入口吗,包括你。”老头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烟。

“可这和他屠杀狼群有什么关系?这些狼的确十分恐怖,被它们缠上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厉烈难道要把狼杀光,再寻找冥界的入口吗?”

“当然不可能。这些狼数量庞大,绝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杀完的。而且这森林广袤无垠,几乎没人能找到隐藏极深的冥界入口。不然的话,从古至今怎能没有人活着进入冥界呢?”

“既然不是这目的,那他为何要这么做?”

“狼王。”

老头儿笑了一下,看着窗外的森林说:“那家伙要找的是狼王。传说,唯一可以接近门鸠的生灵便是狼王。他如此疯狂地屠杀狼群就是为了引出狼王,只有这样才可以找到有关门鸠的线索,进而探寻冥界入口的所在。这片森林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寻找入口的方法,这没什么奇怪的。”

离皇皱了皱眉头:“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快捷的方法,只是这也太残暴了,而且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成功。”

“这森林极其广大,其中又不知隐藏着什么妖魔。来到这里的人,别说找到入口,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如果没有一个可行的方法,只会漫无目的地在森林中寻找,只怕要死在这里。厉烈的方法虽然过于血腥,可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成功的。”

离皇听着穆老头儿的话,扭头看了看窗外的森林。看来,只要能找到狼王,就能找到入口了,这方法似乎每个人都可以用,只是用的人未必有厉烈那样的手段。

“那你的方法是什么?”离皇想知道穆老头儿是如何寻找冥界入口的,虽然他对此已有所了解。

“我的方法?”老头儿把烟圈吐得很连贯,看了离皇一眼,“你已经去过我的书房了,应该很了解了吧。”

离皇愣了一下,略显尴尬地道:“照你那样做,哪一天才能画完这森林?”

“画完?”老头儿直起了身子,双目放光,“我相信有那么一天。”

他能够在这里坚持一百多年,画出一屋子的图册,信的便是这一点,但要凭借它们找到入口,其难度应该和厉烈的方法不相上下。

房门被推开了,紫瞳端着茶壶进来,见二人还在交谈,便倒了杯茶放在穆先生面前。穆老头儿伸手接过,笑着对离皇道:“明天你还可以到我的书房里去看看,那些图册画的都是这些年我在森林里探究过的地方,那不仅是地图,还记载了许多异闻与奇物,对你将来在森林里行走也许会有帮助。”说完他喝了一口茶。

茶水甘淳,老头儿脸上溢出了笑容:“终于尝到这口茶了。丫头,你煮的茶是越来越好了。”

紫瞳得意地道:“那是,您不在的时候,我可是天天琢磨呢。”

老头儿笑了笑,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入口,老头儿面色突变,一下子狰狞起来,茶杯也被打碎了。老头儿痛苦地倒在地上,双手在身上乱挠起来。

这一变故把紫瞳和离皇吓坏了,离皇冲上前去将穆老头儿的身子强行按住。这老头儿虽然身子瘦弱,力气却是极大,一把将离皇推开,自己在地板上翻滚起来。紫瞳见状,就要冲上前去。穆老头儿突然抬起头来,指着紫瞳,沙哑地道:“不,不要靠近我。”话音刚落,又在自己身上挠起来。

紫瞳惊呆了。这一幕和那天晚上离皇的奇怪表现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穆先生只在那儿抓挠,没有对周围的人进行攻击。这底是怎么一回事?

穆老头儿躺在地上,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他把手伸到自己的衣服内,使劲儿抓自己的背,似乎要把身体抓烂,将里面的东西给挖出来。他面容扭曲,显然是痛苦不堪。

不知他在背上抓了多久,面上表情不断变化,一会儿狰狞,一会儿平和。离皇看着穆老头儿的眼睛。这双眼睛从平和慢慢变得通红,但这通红在老头儿地抓挠下又慢慢消退。这个过程反复进行。离皇不知道穆老头儿怎么了,但他可以感觉到,穆老头正在和某种东西对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老头儿还在地上苦苦挣扎,他嘴里发出沙哑的咕噜声,似在呻吟,又似在吼叫。离皇看到他在背部不断抓挠的手掌突然一松,眼睛里的血红瞬间退去,他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紧接着,穆老头儿大口喘着气,站了起来,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他颓然地坐在躺椅上,皱着眉看了看离皇和紫瞳,苦笑了一下,把手掌摊开。

紫瞳和离皇凑上前来,发现他手掌中静静躺着一根黑色的羽毛。这羽毛通体漆黑,羽质纤细,骨梗如铁,看样子十分坚硬。离皇立刻想起昨晚自己从怀里找到的那根黑色羽毛,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它?

“这是什么?”离皇迫切想知道缘由。

穆老头儿把羽毛投进了旁边的炉子里。羽毛被烈火一烧,不过片刻就化为灰烬。穆老头儿抬起头来,把烟斗递给了紫瞳,开口说道:“这是黑羽,是墨鸩的羽毛,在人间无法找到。”

“墨鸩又是什么?”离皇感到很奇怪。

“墨鸩?”老头儿轻轻地说,“那是传说中的鸟类,世间还不曾有人见过。这羽毛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只是听说,不过此刻看来,它和传说中的样子没有多大差别。”

紫瞳将烟斗装满烟丝递给他,老头儿凑到炉火前点上,吐出个烟圈,看着紫瞳笑了:“刚才没有吓到你吧?”

紫瞳轻拍着自己的胸口,摇了摇头:“现在好多了,倒是穆先生您没事了吧?”

穆老头儿轻笑一下:“这小伎俩还难不倒我,不过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墨鸩的羽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墨鸩是冥界中的鸟。”老头儿抽着烟,慢慢说道,“它们守卫着冥界的天空,所以这羽毛应该是从冥界里出来的。”

虽然离皇一直以进入冥界作为此行的唯一目的,但这个目的太过遥远,太过模糊,他脑中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轮廓,连如何找到冥界都不知道。但当他看到那根羽毛的时候,冥界二字似乎变得清晰起来了。

“至于这根羽毛,”穆老头儿看了看炉子里跳动的火苗,“它只不过是别人施加力量的符咒,那人通过这根羽毛去控制别人,以实现自己的意志。我以前虽曾听说这样的术法,不过亲眼见到还是第一次,没想到世间真有这样骇人的术法。”

这根羽毛是从离皇身上掉出来的,可见它曾经寄附在离皇身上,问题是他对此一无所知,而且它最后为何又离开了他呢?

老头儿把烟斗在炉边敲了敲,将烟灰磕掉,站起身来:“今晚就到这里吧,你们早些休息,有事的话明天再说,我再到书房去坐一会儿,查一些东西。”

离皇突然记起那木板飞走之后,书房里十分凌乱,正要开口对穆老头明说,紫瞳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离皇只得闭口,待穆老头儿出了房门才对紫瞳道:“那房中乱作一团,穆先生不会怪罪吧?”

紫瞳笑了笑:“没事的,放心好了,我已经将书架移回原处,他不会发现的。时候也不早了,天都快亮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离皇知道她既然这样说了,就一定没有问题,况且这一夜下来,他已经十分疲劳。虽然穆老头儿说的话多有玄机,他也无心细想,便自己回房睡下了。

这一觉他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已近中午。紫瞳在厨房里给他留下了早饭,他胡乱吃了几口就冲到书房里去找穆先生,想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个清楚,没想到紫瞳却告诉他,今天一大早,穆先生便慌张地出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离皇听她这样说,心里十分懊恼,只觉得那一团乱麻算是无法理清了。穆先生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紫瞳见他一脸沮丧,轻笑道:“你若不嫌麻烦,可以自己到他的书房里去查啊。森林中的所有奇闻逸事,他都有记载的。”

“他的书房?”离皇叹道,“那么多的书籍也不知从何查起,如果穆先生在这儿就好了。”

紫瞳轻哼一声:“穆先生走的时候叮嘱过,书房随你进出,多知道些林中的事对你有好处,我可从来没见他对别人这样大方过。”

离皇闻言细想,紫瞳这话也有道理,自己不妨先去查看一番,毕竟那些书籍是别人想看也看不到的。

书房里和他昨晚来时没什么区别,被弄乱的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想不明白紫瞳一个人是怎么把书架移回去的。不过这林子里怪事连连,这点儿小事倒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他走到最后那排书架前,将书架移开,看见墙上只留下了一个小洞。离皇记得,昨晚拔出销子之后,木板便飞了起来,慌乱之中,他忘记将销子扔到哪里了。他弯腰在各排书架下面看了看,都没有见到那销子,便不再找它,将书架搬回了原位。离皇走到屋子中央的书桌前,只见有一卷书册正摊在那里。

离皇拿起册子翻看,只见这册子里面画了许多和先前那些册子相同的地图,凭他自己是看不明白的,但这册子与先前那些只有地图的册子不同,还写有许多文字,并配有图注,里面还夹有许多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插页。看来这图册是昨天晚上穆老头儿看过的,他今天走得匆忙,应该是没来得及将册子放回原位,或是他有意将册子摆在这里让离皇看到,但不管怎样,离皇都是要看的。穆老头儿将它们收集过来,应该是大有用处。

上面的文字离皇大多认识,但因为是古字,多少有些晦涩难懂,倒是那些插页更加简单明了。这些插页纸色发黄,多有残缺,想来年代十分久远。插图大多是前人所画,而且线条粗犷,构图简单。不过图中要点俱在,十分明了。

有了这些图画,那些文字读起来就不是特别困难了。离皇坐到桌前,细细翻看图册。时间飞快,不知不觉中已是下午。紫瞳知他在此看书,中间来看过几次,见他入神,并未打扰。

图册翻看过半,一张比前面那些图还要破烂的图映入离皇眼帘。因为纸张已经泛黄,也不知上面的线条是用什么画的,加之被磨去不少,不细看的话简直无法分辨画的是什么东西。

离皇将这插图从图册里拿出,对着光看了看,这样一来,图上的线条清晰了许多。虽是这样,要分辨清楚却也不易。离皇费了半天工夫,才将那图看了个大概。

这张图里画了一个人,好像正在山林中没命地奔跑,虽然是寥寥几笔,却将那人的慌乱与绝望清晰地表现出来,但让离皇奇怪的是,这人眉宇之间隐隐透出一丝得意之色。

图的上半部分画着一片密林,林子里面有十几头恶狼,它们正张牙舞爪地朝那人扑去。想必这就是门鸠的狼群了。如果只是这样,这张图倒没什么奇怪的,可在这密林的上方,山壁右面的天上,还挂着一轮弯月。

穆老头儿说过,狼群只会在月圆之夜出动,平常的夜晚它们是不会出来的,这一规律几百年来从未变过。难道这张图画的不是这里?如果画的是这里,而事件也是真实的,那就和昨晚的情形一样了,狼群在非月圆之夜出动了。

离皇有些想不明白,他看了看下面的注解:“夜当残月,鸠狼异动,以戮冥贼。”

有人从冥界逃了出来!?

想到这些,离皇的心中有了想法,便觉得这图处处是玄机,处处透着冥界深处的诡异气息。这张图的左下角被撕掉了,看痕迹不像是最近撕掉的。从整张图的布局来看,撕掉的这部分所画的应该是这人逃出来的地方,也就是说,那里应该是冥界的入口,而撕掉这部分的人显然是有意要隐藏入口所在。

离皇将那张图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实在找不出更多的线索,就又去翻图册,看能不能找到与此有关的东西。可惜图册上所记的东西虽多,与这插图相关的却没有了。离皇有些懊恼,丧气地坐在那里,看着那张图一动不动,随后猛然记起,自己进来时图册打开的地方正是这幅插图,穆老头儿应该是看到这幅图才一早便出了门。

既然有人从冥界里逃了出来,那他就一定知道冥界入口的所在;如果找到他,进入冥界便不再是奢望。离皇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个方法可比穆老头儿和厉烈的方法有用多了,谁能先找到那人,谁就能抢先进入冥界。不过此刻看来,穆老头儿已经抢先一步了,那自己也要赶快到林子里去。他将插图放到自己怀里,转身下了楼。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太阳将要落山,紫瞳正在给他准备晚饭,见他下来,笑道:“饿了吧?一天没吃饭了,稍等一下,晚饭马上就做好。”离皇看着她满心欢喜地去准备晚饭,还不知道他就要离开这里了。离皇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口对她说,便想,吃完晚饭再说也无妨。

晚饭就紫瞳和离皇两个人吃,紫瞳做的饭美味至极,就算离皇心中有事,也忍不住多吃了几碗,毕竟离开这里后很难再吃到这样美味的饭菜了。紫瞳见他吃得开心,自己也乐开了花,不住地替他夹菜。紫瞳如此热情,离皇更加无法开口。

离皇觉得桌上的鱼肉很美味,却看不出是什么鱼,问道:“这鱼肉味道鲜美,看样子不是普通的江河鱼类,你是从哪里捉来的?”

“好吃吧?”紫瞳道,“这是什么鱼我也不知道,我从门外的水井里捉到的。”

“水井?”离皇有些意外,“就是昨天晚上那口水井?那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鱼?那条怪鱼为什么会在里面,你知道吗?”

紫瞳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水井中时常有鱼出现,我平常在那里打水,运气好的话能捉很多呢。不过像昨天晚上那么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就奇怪了,”离皇纳闷儿道,“这么小的水井怎么养得了那么多鱼?况且那怪鱼还长得那么大,莫非水井下面还有空间?”

紫瞳点了点头:“穆先生说过,水井下面深不可测,不知通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下面水域十分广大,生活着许多凶鱼,让我平时远离那口水井。”

“是这样啊。”离皇点了点头,“这森林里到处都是奇怪的地方,真不能按常理推断,更何况还生有许多身怀异能的家伙,要找到冥界入口,看来也不是那么简单。”

“你为何要去冥界呢?”紫瞳有些奇怪,“在这里不是也挺好的吗?你来到这儿,我很开心。”

离皇看了看窗外的树林:“每个人都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都希望做自己命运的主宰,但有时候,冥冥之中似乎总有种力量在控制你,让你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无论这种安排是好是坏,你都要无条件地接受。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必须进入冥界,其他人来此的目的也是如此吧。”

说这些的时候,离皇都有些不相信这是自己说的话,可面对紫瞳他又能说些什么呢?他不想对这样一个纯洁的少女说出世界的丑恶,至于他内心的伤痛,他更不想和别人分享。

“可……可是,”紫瞳不解地道,“穆先生说,冥界是所有生命终结的地方,是产生魔鬼的地方,那里怎么会有掌握命运的方法呢?”

“会有的。”离皇坚定地道,“传说冥界里有一本《生死簿》,载有天下生灵的名号,生于何时,死于何地,均有记录。若是能找到这本书,便可以将自己的名号抹掉,从此世间再无人可以决定你的生死,更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命运。”

“真的会有这样一本书?”紫瞳有些不信,“有人见过它吗?”

“我不知道,至少现在还没有听说有谁见过,不过,这几天有人从冥界逃出来了;只要找到这个人,找到冥界的入口便不会太难了;到时进了冥界,就知道有没有了。”

“有人从冥界逃了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穆先生说过,狼群的活动很不正常。我刚才在书房里看到了书册上的记载。如果我没有猜错,有人从冥界逃了出来。穆先生应该已经出发去寻找他了,而我也要离开这里了。”

“你要走?”紫瞳的身子颤了一下。

离皇看着她,点了点头。他看到她的眼神从刚才的欢喜变成了黯淡,自己也实在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不过也只能狠下心来:“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

紫瞳看着他,有些伤感地问道:“你今天就要走了吗?外面一片漆黑,森林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离皇看了看窗外,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夜晚的森林的确太过危险,况且此时狼群早已出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还是明早出发比较安全些。

离皇道:“今天天色已晚,我明天一早出发,你……你以后一个人要小心些。”

紫瞳点了点头:“知道的。”她迟疑了一下,又说:“我自己一个人已经习惯了,倒是你,到了林子里可要小心。”

离皇看着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紫瞳道:“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吧。”说完不等离皇回话,起身走出了房间。离皇一个人坐在那儿,而紫瞳再也没有出现。他将屋子里的灯点亮。昏黄的光将屋子映得更加幽暗。离皇透过窗子朝外面看了看,林子里甚是平静,可谁知道黑暗下面又会有多少危险呢?

离皇起身准备回房休息,听见窗外树叶晃动,声音甚是异常。他走到窗前朝外望了望,这一望之下却是大吃一惊。窗外,一个的狼正朝屋内窥视。离皇连忙躲到一边。这狼头,少说也有三四尺。狼头上的毛如枯草一般,看上去又粗又硬。估计狼躯至少应该丈余高。离皇躲在窗户的一侧,竟然能听到巨狼粗重的声。沉重的气息喷在窗户上,震得窗户晃动起来。

巨狼在窗外窥视了一番,并未采取什么行动,又转身去看其他房间。离皇有些奇怪,听紫瞳说,穆老头儿在房子四周布置了阵法,一般的猛兽很难进来,可昨天晚上狼群能够偷袭这里,今天又来了这么个大家伙,它们是如何进来的?离皇小心地朝窗外窥探,见巨狼行走之间,树木为之晃动,纷乱的枝叶间显出一个人影来。这人坐在巨狼身上,背生双翅。离皇对他再熟悉不过,那不是厉烈是谁?

离皇知道厉烈精通术法,这巨狼多半是他变出来的,他深夜到此,不知道要干什么。自那天在林子里分别以来,离皇就再没有见过他。想起那天在林子里,他险些将自己喂了恶狼,离皇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巨狼将脑袋探到各扇窗子前,似乎在寻找什么。树屋里最吸引人的恐怕就属穆老头儿那一屋子的书册了。厉烈曾画出书册上标的数字,他必然知道这些书册的重要性。现在穆老头儿不在这里,对他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离皇通过窗口看着厉烈。一只的黑钳突然攀上了树屋的外壁,随后漆黑的肚腹就把窗口遮住了。巨蝎也来了。厉烈是想把这儿翻个底朝天吗?上面是书屋,还有紫瞳的房间。她此刻或许已经睡着了,如果看到这样可怕的巨蝎,一定会把她吓坏的。

叶子从窗口不断落下,巨蝎身形,重量自然不轻,就听一阵“嘎吱嘎吱”的响声传来,巨蝎已经爬到了屋顶上。离皇听出它在屋顶上来回移动,并未上行,正不知它要做什么,就听上面传来“咔嚓”一声,巨蝎的尾钩突然从窗口垂了下来。离皇侧眼一瞧,尾钩上挂着几块碎木板。这几块碎木板离皇认得,这是昨晚书屋的窗户被飞走的木板撞破后留下的。

曾几何时,花前月下。明年今日,海角天涯。小编就给推荐的这部九冥全本章节在线阅读,欢迎您阅读下一章。记得收藏哦!

安装APP,阅读更方便! 立即安装